till-the-end-of-the-line

RuBisCo:

【翻译】美队2设定集

史密森尼博物馆


过时之人

美国队长是二战时期最伟大的英雄,而这位活生生的传奇如今却站在自己过去那漫长的阴影之中,如一片浮萍在现代社会中漂泊。他悄悄去史密森尼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参观自己的纪念展,在那些业已陨落的战友们巨幅的壁画前挣扎于自由和恐惧间的一线之隔——这也是他的过去,以及作为神盾局一员的未来间的一线之隔。

“这一小段情节充满了情感和辛酸,因为它承载了队长的身份,以及他和Bucky之间的曾经。”制片设计师PeterWenham说:“把这么多信息融合成整体一次性体现出来是非常棒的任务,但是考虑到展览镜头仅仅只有一小部分,这也为这份工作带来了限制。这个场景有非常可观的信息量,从队长身份背后的涵义直到身处史密森尼的精彩展览之中。重点在于维持这个信息量。”

“这对于队长而言是与那些他失去的人们之间的维系,因为除了那个特殊的人以外,他在40年代的每一位挚友都已经与世长辞——或者至少他这样认为。”联合制片人Nate Moore说:“这是一个忧伤的片段。”

“那些壁画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挑战,而且它们真是特别花时间。”漫威的视觉开发负责人Ryan Meinerding说:“它们要印成一个巨大的尺寸,而我之前还从没画过要印这么大的图。那张集合了咆哮突击队全体成员的壁画有25英尺高,60英尺宽(译注:762cm x 1828.8cm),前面还要摆上所有穿着制服的假人模特。那座展馆是真的,他们在克利夫兰的一座博物馆里建了这个场景。”

Meinerding说那些壁画亦表现出了强烈的感情色彩:“这个场景也是对Bucky的一个介绍。我在那些壁画里尽可能多地展现出队长和Bucky共处的时光,所以你们会看到队长和Bucky并肩前行,或者开怀大笑的样子,而这更加渲染出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情感与联系。”

制片人Kevin Feige对史密森尼有着深刻的回忆:“我在新泽西长大,上学期间我们经常去华盛顿特区进行课外教学,我父亲也喜欢在节假日带我去那儿,我们总是会去史密森尼。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是我那些年的最爱。我在那儿不仅仅开发出了自己对于历史的兴趣,还学会了如何将历史娓娓道来。所以我们获得博物馆的允许进行实地拍摄对我来说差不多是童年时代的梦想成真,或者是实现一个充满了幻想的梦,就像是回到了和父母一同参观博物馆的旧时光。”

Peter Wenham解释了他对这个场景的态度:“实地拍摄至关重要,我们至少需要花上一天——有时候这么久就够了,或者能让真人实际出现在真实的环境中。把所有相互关联的片段整合在一起就能创造出身处华盛顿特区的幻觉。我对我们的工作成果还是挺自信的——史密森尼博物馆里的美队展——简直以假乱真。”

Wenham还说道:“我们最终在一家开馆时间相对较短的汽车博物馆里搭建了这个场景,所以多少也引发了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因为我们得把已经在展出的展览和展品挪走。不过关于这场史密森尼之旅的现实就是,我在一个环境中打造了另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小环境。它唯一为我提供的就是黑漆漆的天花板和几盏聚光灯。电影里漫游史密森尼的场景全都建在这儿,那副巨大的挂在弧形墙面上的队长国旗壁画,以及墙的另一头那几尊标志性的站在队长背景画前面的假人——这些全都是我们在这个展馆里建造的场景。”

“你也许会问为什么不直接用个舞台就好,很不幸的是舞台完全不出效果。我们把在现有建筑结构中拍摄和仅仅使用天花板之间的界限分得很清楚。你在看的时候只会觉得你自己就徜徉在一个真正的展览中那样。”

对Kevin Feige来说,这个史密森尼的片段是久候而至的梦想。“我在开始为漫威工作的那天起就在想着如果我们有机会把队长带到现代社会,我一定要他来史密森尼看看那些来自于他自己过去的遗物。”Feige说:“因为我从孩提时代徘徊在史密森尼里的时候就在想,如果那些真正经历过这些的人——从太空返回的宇航员,或是走出二战风云数十年的老人——看到这场展览会作何感想。展览描述的历史准确吗?有出入吗?我一直觉得这样挺有趣的。而队长是唯一一个你能让他做这事儿的角色——让他去看他自己的纪念展。”

场景设计师David Moreau为整个展厅绘制了3D渲染图。“Ryan Meinerding已经为咆哮突击队画了两张超赞的概念图草图——一张动态效果极强的和一张更具有人物代表性的。”Moreau说:“我们采用了第二张好迎合这个场景忧伤的气氛。在最终版的咆哮突击队展区周围,我们建造了一整个美国队长的单人展区来体现他对于如今这个美利坚合众国有着什么样的象征意义。我们用了些怀旧色彩的元素好和整部影片中70年代惊悚片让人幻想破灭大失所望的气氛形成对比。他是一个活在70年代惊悚片里的二战标志,他在应对现状之前要首先回到自己的过去。这个展馆的设计理念就是充分体现出两者之间的鸿沟。”

Moreau继续道:“队长在这场展馆之行中回到过去,好寻回他抗争与战斗的力量和勇气。这个片段对于队长而言黑暗而充满思考。这场展览不仅仅要体现出这些内容,这也是一场回到旧时光的旅行——回到他对神盾局大失所望之前的过去——好找回他自己。整个环形大厅很好地烘托出这一主题——他缅怀过去,好有力量面对未来。”

“最初我们计划让这个片段以一段二战场景开头,”Feige说:“这些内容在早先的剧本里,我们采用了它,设计了一些概念艺术测试效果,希望借此提醒观众这是一个来自过去的人,并且重新建立Bucky的角色形象,利用它来过渡到现代世界。但是在制作前我们测试的时候意识到史密森尼博物馆的剧情完全可以体现出这一主题,而对于这部电影来说最好的一点就是将观众和队长一起丢进现代社会。这样所有我们需要知道的他在二战中的经历就可以通过他和Sam以及Peggy的对话,还有史密森尼之旅来体现,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删掉了那段二战场景。”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83)
  1. 仓库RuBisCo 转载了此图片
  2. 花花美国队长 转载了此图片
  3. 集散地RuBisCo 转载了此图片
©till-the-end-of-the-l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