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ll-the-end-of-the-line

【翻译】美队1官方小说-4

RuBisCo:

 第四章

 

第二天一早Peggy就带着Steve驶离了利哈伊军营,很快他们便驾车行驶在了纽约布鲁克林的街道上。自明日博览会那晚后第一次,Steve的思绪飘到了Bucky,以及他们挥霍在布鲁克林贫民区的年少时光上。

“我认得这个街区,”Steve自豪地对Peggy说:“我在那个巷子里被揍过……还有那儿……和那儿。”

Peggy狐疑地看着他。“你对转身逃跑有什么意见吗?”她问。

“一旦你开始逃跑,”Steve说:“他们就再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停下。你站起来反抗……他们能对你说不的时间也就剩下那么点儿了,不是吗?”

Peggy自顾自露出了一个笑容,内心更加确信Steve Rogers就是SSR所要找的正确人选。

车停了下来,Steve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他环顾四周,发现他们正停在一家古董店门口。

“我们为什么在这儿停下?”他疑惑地问。

“我喜欢物美价廉。”她简单道,打开车门走了下去。Steve笑了,Peggy总是能带来惊喜,而他的胸腔里正在传递一股奇异的鼓动。尽管他不想承认这点,但是他的确有点喜欢上Peggy了。

下车后Steve跟着Peggy走进了那家商店。一位老妇人站在柜台后面,身边满是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和落满灰尘的老古董。她对着Peggy点头的时候一只手正放在一柄机关枪上,随后她按下了一枚隐蔽的按钮,示意Peggy和Steve进到里面去。

Peggy停在了商店深处的一扇门前,她转过身确保Steve站在她的身后。然后她打开了那扇门,露出一段秘密阶梯。他们拾阶而下,又穿过了一道门,走进了战略科学预备役的重生实验室。

Steve瞪大了双眼望着眼前的广阔空间。这底下比上面的商店要大多了,整间实验室洒满了明亮的灯光,内部一派繁忙的热闹景象。在这整片超现实区域的中心,技术人员们正在操作各式各样的仪器,一边交流信息一边拉动拉杆按动开关。一群工程师在一排显示器前忙碌,哔哔声此起彼伏传递各种信息,而在实验室的另一端,一队摄像师正在架设自己的设备。

Steve抬眼向上望去,看见了一间观察室,一群面容肃穆的人们正站在里面彼此交谈。Peggy迅速向他示意,其中那名灰白头发的男人正是Brandt参议员。他帮助SSR资助了这项代号为重生计划的血清试验,而此时此地他正打算看看自己的钱能获得多少回报。

当Steve走进实验室更深处的地方时所有人都转身盯着他看。他局促不安地笑了笑,开始感到自己可能有些力不从心。他本能地走向了Erskine博士,后者正站在一架巨大的人形摇篮一样的设备旁边。Erskine告诉他这就是重生装置,而Steve即将躺在其中接受血清注射。

Steve深呼吸,然后步入了装置内部。如果他到现在还在犹豫,那他干脆永远都别接受这个试验了。

“还舒服吗?”Erskine博士问道。

Steve点了点头,Erskine给了他一个微笑。随后他转身面对其他准备就绪的工作人员,并下达了开始的指令。他们开始往Steve身上连接各式各样的线路、软管和监视器,这些设备有助于Erskine在实验过程中观察Steve的生理反应。

“你那边的读数怎么样,Stark先生?”Erskine一边发问一边转身面向一位Steve之前未曾注意到的人。

那个人转过身来,Steve扬起半边眉毛。是HowardStark,他在世界明日博览会上见过的那个发明家。Stark并不隶属于军方,所以Steve猜他一定也是被借调来SSR的。

“绕组变压器读数都达到峰值,”Stark回复道:“所有读数都是百分之百。我们准备好了。”他停顿片刻后补充道:“最佳状态。”

Erskine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他拿起一个连接向观察室的麦克风开始讲话:“今天,我们踏出了迈向和平的第一步。”在他身后,越来越多的工作人员摆弄起连接到Steve身上的仪器。一架心电监视仪开始随着Steve心脏的跳动哔哔作响。

“血清即刻便会引发细胞的速发变化,”Erskine继续道:“为防止不受控制的增长,受试者在注射后就会接受饱和生命射线的照射。”

不受控制的增长?饱和生命射线的照射?Steve听着这些话的时候心电仪的哔声变快了。所以他的大摇篮会变成某种密室?然后他全身都会被射线射穿?如果Bucky此时此刻就在他身边的话,Steve想,他一定会对他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Erskine关掉了麦克风然后对护士点点头。她打开了一个箱子,露出里面的铝制注射器。她轻敲了两下注射器,拉动活塞,然后在Steve胳膊上完成了注射。

“没那么糟嘛。”Steve在挨了一针后说道。

“只是青霉素而已。”Erskine带着一个小小的微笑说道。

Steve继续张望,一面面板滑开,露出内部摆满了蓝色药水瓶的旋转固定架。里面一共有七瓶血清。Erskine和护士开始把药水瓶挨个安装到Steve周围的注射装置上,他们装完了其中六瓶后Erskine和一个技术员靠了过来。他负责控制注射装置——这架仪器由数个带有上百枚细小针头的圆板组成。它们轻轻覆盖了Steve整个身体表面,当它们压入他皮肤后血清就会流入注射装置,进入圆板,然后注射入Steve体内。

Steve正想说些类似于“等下,也许我们该等等”的话,但紧接着他就被按回到他的大摇篮里。

之后Erskine开始倒数:“血清注射准备,五,四,三,二……一。”

他按下一个开关,注射板压向了Steve,他的身体忍不住弹动了一下。蓝色的液体从注射装置里涓涓流入,Steve立马感到自己的血管鼓胀了起来,在液体冲刷过他的身体内部时他的头晃动了起来。

Erskine按下了另一个按钮,数个加装过内衬的束缚具在Steve的脑袋周围合拢以减小他头部的晃动。但是这些束缚具对于他变蓝的双眼却毫无助益。不过从Erskine脸上的表情来看,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当那六根药瓶终于都空了时Erskine转向了那位身家百万的发明家:“就是现在,Stark先生。”

Stark拉动一根拉杆,整个重生装置缓缓倾斜,当它静止的时候,Steve已经是直立状态了,而整套装置看上去就像一枚即将发射升空的火箭。舱盖滑下来将Steve封在了装置内部,透过舱室上的一个小窗口,所有人都能看到Steve的脸,他的眼睛依旧闪耀着星星点点的蓝色。面板完全合起,现在这座装置已经准备好发射出生命射线,但愿这些射线能够让Steve安全度过实验。生命射线发生装置由Howard Stark提供,他给了Steve一个安抚的点头致意,然后走向了控制器。

Stark转动电源旋钮,一阵刺耳的机器轰鸣随之响起。在一面巨大的仪表盘上,一根指针转动起来,指示着节节攀升的舱内射线指数。它指向10,之后是20,Steve的脸绷了起来。指针指向40的时候他的双眼紧紧地闭上了。之后指针到达了60,心电仪疯狂地尖叫了起来。射线正在对Steve造成严重的影响。Stark望向Erskine,随时准备关闭发生仪,但是这位科学家摇了摇头。他们必须继续。

指针指向80,舱内的光线变成了诡异的橙色。现在他们已经不能透过观察窗口看到Steve的脸了。舱内的Steve忍受着射线施加在他身体之上的折磨,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而舱外,Erskine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他知道他使得Steve身陷巨大的危险之中,但他必须……

指针到达90的时候Steve发出了刺耳的尖叫,观察室里的Brandt和他的助手们在听到尖叫的同时后退了一步。在实验室里,Erskine注视着越来越刺眼的橙色光芒。这太超过了。“关掉装置!”他下令道。

Stark正要关掉旋钮,但是麦克风里传来了Steve的声音,微小,但是坚定不移。“别,”他说:“我撑得住。”

Erskine咽了口口水。他们选中Steve,因为他有一颗无以伦比的心,而看样子这颗心坚强到足够让他坚持下去。博士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对Stark点了点头,Stark将旋钮一旋到底指向100。一阵尖锐的轰鸣划破空气,舱内的光芒从橙色变成了白色。

之后所有灯光都熄灭了。

实验室里一片寂静,心电仪发出的哔声已经停止,舱内一丝声音都没有穿出来。观察室里,Brandt望向Erskine,他的脸上混合着失望和愤怒。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带着期待屏住了呼吸。

然后,突然间,心电仪重新开始工作。哔,哔,哔。

Erskine焦急地踏出一步。成功了吗?有可能吗?

只有一种方式能够确认,Stark打开了密闭的舱室。

科学家们透过重重烟雾和机械装置凝视着舱室内最后一丝散尽的射线,随后,Erskine露出了笑容。

Steve依旧被绑在舱室里,但他已经不是之前踏入舱室的那副模样了。羸弱贫瘠的身板如今已是人类肉体完美的极限,这句新身体比之前足足高了一英尺,浑身都是鼓胀的肌肉。重生计划成功了!

“你成功了,博士!”Stark一面为Steve松开束缚具一面大喊,Steve暂时还处于这场严酷考验带来的虚弱状态中。“你真得做到了!”

Stark扶着Steve走向一张椅子,所有人都冲了过来,等不及要好好看看他们努力的成果,并为彼此送上最衷心的祝贺。Steve坐在兴奋人群的最中心,缓慢体味着这一切。他感到不一样了。他还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通过周围人群的反应来看应该挺好。而从Peggy的反应来看,他觉得应该是好极了。“你感觉怎么样?”她问道。

“变高了。”他一边微笑一边垂眼看着她。

Peggy回应了他的微笑。至少他的灵魂并未改变。

但之后一切急转直下。

正当大家还在兴奋地交谈时,一个刚刚还在观察室里的男人走进了实验室。他戴着副眼镜,自称Fred Clemson。他无视了Erskine博士和其他人,径直走向重生装置——以及剩下的最后一瓶血清。他迅速向四周瞟了一眼,确定没人看着他,然后掏出了一只打火机。他轻轻弹动大拇指打开打火机,里面的的油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按钮。

Erskine在实验室一片嘈杂的人声中听到了响动转过身来,他认得那个声音。他瞪大了双眼,他也认得那个人。他的名字不是Fred Clemson,他叫Kruger,是一个九头蛇特工。Erskine认出Kruger的同时那个男人看了过来,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大拇指按下了打火机的按钮。之后他将打火机扔了出去。

“不!”Erskine大喊。但是已经太迟了,实验室爆炸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05)
  1. pepesRuBisC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ill-the-end-of-the-line
  2. 集散地RuBisCo 转载了此文字
©till-the-end-of-the-line | Powered by LOFTER